组建星云研究院,一个“学鹏”就够了

姓名:范学鹏

职位:星云研究院院长

人物简介: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访问学者。研究方向为区块链系统、分布式系统、并行编程和计算机系统可靠性等,在国际级会议及期刊发表过多篇学术论文。曾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和旷视就职。

有人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一个有趣的人,需要有知识有逻辑,建立起自己完整的一套世界观,并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自得其乐地游走。很多时候,“有趣”其实是一种惊喜,一种意料之外:陆游生命不息撸猫不止,苏轼啃羊脊骨心得满满、张恨水麻将桌上写小说日更三千……

有趣的人,他不是走进你的世界,而是为你打开一扇窗,去参观他的世界。就像和范学鹏博士采访的这2小时里,你会发现,和一个有趣的人聊天其实是人生的一大享受,他能从一段音乐、一部动漫中帮你看出人生深意;还能把一个复杂难懂的区块链话题讲得生动有趣接地气,最重要的是他作为星云研究院杠把子,4个月时间为星云招来五员大将的故事,更是让人听的入迷……

 

HR的活干了

短短4个月招来“5个学鹏”

2018年,区块链领域热得烫手,所有人跑步进场。欲望像野草,在心田里疯长。除炒币的投机者外,真正从事区块链技术研究的人士屈指可数。彼时,人才就此成为最昂贵的资源,“人才荒”几乎是所有创业团队面临的尴尬。

今年二月初,星云链创始人徐义吉同样面临这个问题,他意识到无论是星云还是整个区块链行业,都面临非常多的技术挑战,这些技术问题不是一家公司、组织或者科研单位能够独立解决的。所以他决定成立星云研究院,和大家一起去探索整个区块链面临的问题。

但到哪里去找合适的人呢?

范学鹏博士是徐义吉第一个要找的人。那时学鹏博士还没有正式加入星云,只是以兼职身份参与星云白皮书的撰写工作。当徐义吉找到他跟他说了成立星云研究院的想法之后,学鹏博士萌生了正式加入星云开启区块链探索之旅的想法。确实,放眼整个行业,这是个开创性的壮举。徐义吉这个大胆的想法对于一个以“有趣”为选择事业标准的人来说,着实令人动容。

带着徐义吉的“一起探索未知”的使命感,学鹏开始了在星云的职业生涯。没想到的是,上班第一天开会时,徐义吉对学鹏博士说:

“学鹏,你的第一任务不是去解决某个具体问题,而是再去招五个‘学鹏’来!”于是,他从一个单纯的researcher,变成了组建research team 的人。

五个“学鹏”是什么概念呢?在人才紧缺的区块链行业,一个HR从早到晚不停面试一个月也未必能找到一个合适的人,况且还要招到像学鹏博士这样履历丰富,还有美国工作经历的人,更是难上加难。五个“学鹏”大概就是一个HR一年的工作量了……

所以在采访时,当我们问到“你是如何在短短4个月时间内找到这些金凤凰时,学鹏博士很自信地回答:

“基本上,我一共招来了五位Ph.D,一位是我在学校的师弟汤载阳博士,我第一时间找到了他。第二位是主动找到我们的计昊爽博士,我和他在San Francisco聊了一个晚上,他目前在星云孵化的星途协议ATP团队担任首席工程师。第三位(王卓尔)和第四位(陈聪明)是我以前工作时候的同事和直属上级,我在San Diego和他们谈了两天,陈述了星云的愿景和理念,说服了他们回国加入星云。第五位,曾驭龙,是我在和清华的老师合作解决星云的研究课题中的参与者,在博士毕业后,正式加入了星云。”

   星云研究院的博士们

说到如何说服昔日老同事和直属上级来到星云时,学鹏博士还讲了一件趣事。都说喝酒好办事,但在好山好水好无聊的国外,并不像国内这般推杯换盏、相聚甚欢,所以当时在San Diego说服王博士和陈博士回国加入星云时,真的是硬生生的谈了一通宵,一边喝着水一边不停的说……

 

星云做的事足够有趣

也足以影响未来

金凤凰招来了,梧桐树的魅力功不可没,当然还有大家对星云技术愿景和区块链可能带来巨大能量的共识。学鹏博士坚信,区块链是未来的,而星云做的事是能够影响未来的,任何一个懂技术的人才在理解区块链和星云要做的事情之后,都会愿意加入的。这也是学鹏博士坚持了5年的信念。13年的时候,他初识区块链,发现区块链领域可以孕育出非常多有趣的场景,这些场景的落地一方面能够让整个社会变得更美好,另一方面这些场景的落地仍然面临着很多未解决的技术挑战,这种对未知的探索带给他强烈的吸引力。

我觉得区块链的最大优势在于解决了信任问题,这可以极大程度上减少整个社会因为建立信任所带来的损耗,因此,我认为,未来的好玩的应用,仍将是低成本信任带来的。比如,更加自由的贸易,甚至跨国的点对点的贸易,以及在更广阔地域、民族之间的协作。举个例子,文学作品创作是有确定的版权的,后续的翻译,各种衍生作品,如何在全球范围内发生呢,区块链是不是可以解决这一问题呢?我十分期待。”谈到对区块链未来的畅想,他颇感激动。

星云研究院众多博士的母校——华中科技大学

与多所高校成功合作研究的事实,也印证了区块链的未来确实花开十面,前景无限。学鹏博士联系了他的母校华中科技大学,还有其他知名高校像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等,这些高校对于星云研究院提出的合作研究都非常积极,大都欣然接受合作邀请。

 

在学鹏博士的带领下

研究院每天发生着指数级变化

在很多人眼里,科研创新是艰深、枯燥、乏味的“苦差事”,但当学鹏博士说起自己在星云研究院的工作时,却是另一番光景。在他眼里,集结一群人的力量去研究一个令自己痴迷的领域,就好比你伸手打开了一个糖果盒子,却不知道下一颗糖是什么味道。在星云研究院里的每一天,学鹏博士总能感受到这种未知带给他的惊喜和有趣。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星云指数黄皮书》的诞生。黄皮书的基础是白皮书中对NR的描述。经过一段时间的验证,虽然已经知道了NR面临着严重的女巫攻击或操纵问题,但是对于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如同风中摇摆的树叶,并没有方向。

讨论、查阅文献、再讨论……如此循环往复。仅仅明确NR需要满足的基本性质,就花了至少1个月的时间。

科研的道路上,可能会走弯路,也许会绕远路,但是如果少走了弯路,也就错过了绝妙的风景。

范学鹏告诉我们,他们将这些性质具化为函数曲线,在如何给出相应的解析的过程中,又遇到了不小的阻力。后来他们不断寻找、阅读文献、求解方程、软件模拟,最终,在整个团队至少两周的努力下,在黄皮书中给出了一个满足NR基本性质的令人满意的函数。

如果说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像是坐上了火车,那么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则是坐上了火箭。与之对应的是:在范学鹏的带领下,星云研究院里的每一个人每天都在发生着指数级的成长与变化。对于未知,每个人都需要在短时间内迅速了解其他领域的各方面问题,然后快速找出解决方法、培养出属于自己的多元思维模型。

也许,星云研究院院长的称呼并不能囊括学鹏博士在星云的全部工作。从星云研究院的诞生,到《星云指数黄皮书》的推出,再到如今全面参与新星版Nova的研发工作。一切的成就,跟星云研究院的灵魂人物范学鹏博士密切相关。

在同事们的眼中,与其说学鹏博士是院长,不如说是带领大家冲锋陷阵的“队长”。他用短短4个月的时间迅速组建了一支“特种部队”,队员们个个身有所长,在紧急状况突发时,能迅速找出解决方案,抢滩登陆,占领理论研究阵地,引领星云团队在区块链的世界里不断前行。

 

在行业寒冬中

需要“学鹏”们来保存火种

目前,星云的研发重点是星云2.0——新星(Nebulas Nova)。星云主网1.0承载着“创生”的使命,而星云2.0会在NR的基础上实现开发者激励协议,这将使得Nebulas Nova 成为第一个实现原生开发者激励的公链。

自北京时间2018330日,星云主网——星云v1.0鹰星云(Eagle Nebula)上线以来,星云主网历经考验,稳健运行6月有余。目前,星云主网账户数量超24万,部署智能合约11,000多个。运行的DApp6,800多个,超过以太坊2倍,成绩有目共睹。对于星云,相比星云v1.0——Eagle Nebula 鹰星云,Nebulas Nova无疑在性能方面会有质的提升。

为什么星云v2.0要取名Nebulas Nova呢?学鹏博士解释道:“Nova的意思是新星。在天文学中,由于其特性,新星是可以做为距离的标准烛光的。星云v2.0主打NR,我们希望NR也能成为区块链世界中‘距离的标准烛光’,用来衡量区块链世界各个维度的价值。”

范学鹏博士与社区成员的会面

“虽然现在我们已经有了能够独当一面的人才,但在一些可能产生深远影响的领域,比如密码学、经济学、信息安全等领域,我们的人才库依然匮乏,我们需要更多了解相应知识领域的优秀研究员加入我们,和我们一起持续为星云输送更多能量。”当谈到对星云研究院未来的畅想时,学鹏博士这样说道。

行业寒冬,我们需要更多的“学鹏”去保存火种,温暖区块链这个神秘未知的世界。学鹏告诉我们,星云研究院是他未来的征途,有星辰大海,还有那束“距离的标准烛光”。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十元见(meet-ten),星云Nebulas已获得作者授权,文章不代表星云观点。

 

星云链是新一代区块链公链,致力于构建可持续升级的良性生态。

价值尺度 | 自进化 | 原生激励

星云主网智能合约数:10000+

◆ 星云主网注册账户数:230000+

◆ 运行在星云主网上的DApp数:6800+

官网:https://nebulas.io
Github:https://github.com/nebulasio/go-nebulas
Slack:https://nebulasio.herokuapp.com
Twitter:https://twitter.com/nebulasio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