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研究院院长范学鹏:区块链需要更快的进化能力

自治元网络 · 协作的未来

昨天,Nebulas NOVA (星云新星)已于北京时间2019415日正式上线主网。为了庆祝Nebulas NOVA上线,星云在北京举办了发布会,昨天在Nebulas NOVA上线主网的发布会上,星云链研究院院长范学鹏博士公布了星云链上的首批提案,分别是GAS ProposalArthur Proposal

Gas Proposalhttps://nebulas.io/docs/DIPProposal.pdf):该提案表示,gas费应从10^6wei提高到2*10^10wei。此举可在一定程度上避免DDos攻击,并能为星云未来的生态发展提供一定的保障。

Arthur Proposalhttps://nebulas.io/docs/GasProposal.pdf):该提案提出了修改NR(星云指数)和DIP(开发者激励协议)的所有参数和功能。虽然黄皮书和紫皮书描述了NRDIP的算法和性质,但具体的功能和参数留空。此次提案将会完善具体NRDIP的具体功能和参数。

以上两个提案将在公示一周后进行链上投票。目前提案在星云官网公示中。如对提案有任何问题,欢迎点击到星云论坛留言讨论(https://community.nebulas.io/d/190-we-need-adjust-transaction-fee-on-nebulas-mainnet/17)。

此次投票是Nebulas NOVA上线以来首次投票,也是星云链发布以来,首次社区可 0 门槛参与的链上投票。本次投票将使用NAS nano发起0 NAS转账完成投票,您宝贵的一票将直接决定星云链主网核心特性如何升级!

以下内容整理自星云研究院院长范学鹏在发布会上的演讲内容。

范学鹏:给大家汇报一下星云过去一年对NOVA做了哪些思考,以及对公链的看法是怎样的,以及做了哪些技术上的工作。

首先回顾一下,现在上线的NOVA是星云主网的2.0,星云的1.0在去年3月份已经上线了。当时上线的时候主网TPS达到了2000,在当时也是一个比较高的数字。在过去一年出现了1万个DApp,两个月出现了大约7000DApp。到目前为止超过了1000000笔交易,峰值的时候甚至达到了每天一百万笔交易,迄今为止有了26万个账户。这些数据对于一个主网来说,已经是一个比较好的数字了。即使在今天来看,也使用了一些主要的功能,对开发者也是比较友好的。各方面都比较好的情况下,就要思考区块链的下一步是什么?NOVA要做什么?这取决于我们对区块链行业的思考。

在我们做激励计划过程当中也遇到了一些问题,比如一个激励不能长久地进行下去,开发者是没有留存的。区块链至今为止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应用场景,但是只是单纯的更高的TPS吗?我们思考的答案是:区块链系统目前为止需要最重要的能力是自进化的能力。目前整个区块链行业都不知道下一个发展的方向是什么,谁跑得更快,谁自进化的能力更强,这是一个区块链能长存下去的一个特性。既然已经想明白了自进化的重要程度,那么怎样才能让一个区块链更好的进行自进化呢?来源于两点。

第一,需要引入更多的开发者。既然对这个问题的思考不一定答案正确,就需要更多的开发者一起思考星云链的进化方向究竟是什么。也许这些开发者是一些主网的开发者,是一些区块链开发者,也许是一些上层应用的开发者。甚至是一些用户,他们对区块链的需求是什么。

第二,当开发者、社区用户提出这些特性需求以后,星云链可以快速升级到这些功能当中去。一些区块链项目,比如在以太坊上面已经有怎么改进以太坊的提案。这说明对区块链来说,大家有很强的诉求,有应用方面的诉求,也有其他方面的诉求。以太坊每年通过的提案,不过数十个而已,可以说数量非常少。即使有了这么多提案,一个区块链系统的自进化能力依然是一个瓶颈,不但体现在数量上面,还体现在通过上面,还体现在试图通过一些提案而产生的硬分叉,包括比特币,矿工和开发者的博弈。所以社区的用户提出一些特性需求后,并且整个社区就这些特性需求达成一致的情况下,没有一方能够去阻止这个需求。

在以太坊当中,可以这样说,甚至在比特币当中也是这样的,当开发者提出需求以后,需要向矿工去妥协,当矿工不同意这件事情的时候,即使整个社区达成了一致,这件事情还是难以达成的,这很大程度上已经阻碍了一个区块链的发展方向。所以NOVA就是在这两个事情的基础上,做了一些基础的保证。首先我们要引入更多的开发者,开发者不可能只是单纯为了响应你的精神理念而过来,他需要一些激励。

我们在去年四五月份做了激励计划,拿出了今天来看金额非常高的NAS去做激励,希望开发者来开发应用。当时的效果非常好,当活动结束以后,留存非常不好。到今天为止在其他公链项目上,依然在采取同样的策略去提升自己的主网活跃度。因为我们做得比较早,所以也有一定的参考意义。目前来说通过短期激励的方式,给予一个区块链项目的刺激是短效的。虽然开发者激励是必要的,但必须是长期有效的,否则就会沦为一个薅羊毛的过程。所以我们提出开发者激励协议,也是在白皮书中提出的概念。在NOVA我们实现了开发者激励协议,为开发者提供更加长久有效的激励。

简单来说DIP是什么呢?当有效的用户调用合约的时候,就可以获得一定的奖励,奖励是按周去发放的,这不受任何人影响。并且有很强的抗作弊能力,可以有效抵挡薅羊毛。最后一点,它每年的奖金份额非常高,每年可能达到100NAS。大家知道创建一个账户是非常便宜的事情,在这样的前提下如何有效抵抗薅羊毛呢?

我们提出了星云指数NRNR作为星云链最基础的构建,它综合了币龄和交易行为这两点。因为币龄是不可作弊的,而交易行为是一个用户真实发生的行为,是可以来作为衡量的,它具有非常强的抵抗女巫攻击和合谋的能力。当把星云指数作为一个评级,累加之后,它和星云的市值呈现一个正相关的关系,也就是它是一个客观存在的指标,只是我们发现了它而已。

星云指数对于对抗女巫攻击和合谋,我们做了很多数据的验证。直观来讲,当你创建更多账户的时候,把大户的钱分给小户,你的NR不会提高,反而会下降。所以不管如何合谋,以及开发更多的小号,你的NR指数并不会有很大的变化,它真实反映了你这个人在链上的行为。在这种情况下,DIP是可以公平、公正给开发者发放一些长效激励的。

NOVA上面会有更多的开发者在星云上面开发代码,而且这个过程将是持续的,而不是随着一期的计划开始和结束而开始结束。星云要面对更多开发者的诉求,以及面对用户的诉求,这样星云链就需要有更快的自进化能力。

星云链的自进化能力来源于自进化的核心技术,叫NBRE。简单介绍一下NBRE,我们会把星云协议表示在上面,星云协议就是星云核心代码的实现,我们把星云核心作为上链的一种数据类型。我们会去执行这些协议,这样星云系统就可以完成无缝的升级。这里面有一些专业的名词,我不解释了,可以举一个例子。区块链就像一个高铁,高铁的每一节就是一个区块,乘客就是其中的数据或者智能合约。作为一个列车,显然有升级的需求,好像有的乘客需要更舒适的座椅,有的乘客需要更好的票价。对于一列高速的列车,升级的话需要返厂维修,这家列车要停下来。一辆列车维修一下还好,因为还有其他列车。但是对于区块链系统停一下的话,这个代价很大的。直观来讲就是各种充提的提示,整个区块链系统要停止交易。在情况不好的时候,停止交易需要一天甚至数天的时间。

这种情况对于一个承载日活成千上万的区块链,如果停止充提一天,它面临的损失是非常巨大的。NBRE系统相当于把列车维修所需要的部件、人力都放在列车上面,这样使得列车在运营过程中非常方便地升级,不需要把车停下来。这带来的直观的好处星云的部件可以无缝地升级,也就是大家在一些相应的构件上面去更新的时候,星云链不会有停止充提的行为。在NOVA以后,越来越多的组件会使用星云协议表示来实现。可以想象底层的QP网络、共识算法,甚至是存储空间、智能合约的组件,都会使用星云协议表示来实现。这样都可以做到执行过程当中无缝地升级。

第二,提交一个星云协议表示的权利应该是社区的,并且实现这些东西也应该属于社区。在未来,社区可以不停在上面做更多的功能,不需要经过官方就可以达成这些事情,这也和去中心化的长远目标是一致的。

第三,区块链升级产生的摩擦非常高。现在公链竞争是非常残酷的事情,公链要不停尝试一些新的技术和功能,不停地改进自己。在这样的过程当中如果一条公链必须每次升级的时候都要停下来做这件事情,开销是非常大的。我们认为NOVA给星云链不间断的升级打下了一个基础。

最后我们用了DIP开发者激励协议,也有NBRE。最直观的是这样的。开发者激励协议现在已经有星云协议表示来实现了。对于开发者相关的参数、如何达成这些目标,现在已经可以用NBRE来升级了。这样开发者关心我拿到的DIP是否公平公正,社区也担心开发者拿到的这些东西是否公平公正,是不是我喜欢的应用得到了更多的DIP,社区可以决定其中的参数是怎样的。

我们认为NBRE的自进化不止如此,如果只是提供一些技术去完成自进化的话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我们提供的技术并不能够完全被社区使用,所以我们又提出了NAT,详细解释一下NAT是什么。首先NAT是星云指数的资产形态,作为星云生态治理场景中唯一的投票介质,这种代币是投票就会销毁掉的。其次NAT没有任何的私募和发行,发行总量是确定的。如何获得NAT呢?既然没有私募和发行,渠道是什么呢?将会和星云指数,也就是和链上的行为、投票行为甚至和锁仓是有关的。NAT的投票将会决定星云生态的很多事情,比如刚刚提到的DIP开发者激励协议的参数,究竟该给哪些DApp发奖励,这样的规则要通过NAT实现。所有的星云协议表示从何上链、哪些能够上链,都是通过NAT实现的。

举一个例子,有一天星云提出一个新的共识,这个共识能不能上链,这个共识应该采用什么样的参数,都是需要大家用NAT实现的。另外除了星云链本身的行为需要NAT实现外,我们认为在星云链发行的资产,也是可以用NAT投票来实现。因为NAT是星云指数相关,正如刚刚描述的星云指数有很强的反作弊性质,所以我们认为NAT在反作弊方面比较好,基本上来说很难通过作弊的行为或者薅羊毛的行为获得更多的NAT

把流程给大家展示一下。在NOVA上线之后,社区可以提出一个新的星云协议表示(NPR),它的功能可以由社区提出来,比如是一种新的共识,并且要调整星云链的一些行为,或者某一个参数的改变。这样的提案在社区里面会出现,社区的每一位参与者都可以用NAT投票,从而决定这样的投案是否会被通过。如果接受的话,星云链当中的NBRE就会去执行新的星云协议。如果没有通过的话,星云的行为就不会发生改变。整个流程很好地实现了冠哥提到的星云每个地址的三个基础权利,其中两个权利冠哥是这样说的,每个地址都有提案权和投票权,那这两个权利保证了投票决定行为的合理性。

现在已经有两个Proposal,一个关于DIPNR,另一个是关于Gas 包括一些正当性和合理性的解释。这样的公示会持续一周,一周之后会正式进行链上的投票,投票通过大约一周之后就会根据投票结果决定是否使用NBRE系统来更新星云链的Nebulas NOVA的一些行为。

主持人:总结一下,星云的NOVA实现了更快、更顺畅的升级,所以之前看到以太坊需要用一年甚至两年时间通过五个ERP。今年星云提出两个proposal,我们看看星云需要多长时间升级这两个Proposal。还有两点,一个是依旧很关注开发者,之所以没有像去年大规模做激励计划,因为我们在NIP过程中学到了很多教训,我们把这些教训放到了星云链,防作弊、防薅羊毛。也欢迎关注星云的开发者持续来星云链上开发拿奖,我们的激励一年最高可以达到一百万NAS

然后是NATNAT没有任何的预发行,没有私募。它跟星云地址NR相关、投票行为相关,也跟拿到NAS的行为相关。所以想要NAT,必须要有NAS。刚刚介绍了一些投票的流程,如果大家关心的话,欢迎大家关注星云官网(nebulas.io)或到星云官方论坛(community.nebulas.io)进行讨论。

 Q&A

提问:问一下范院长,从2017年到现在整个公链的技术方向在不停变化,最开始大家追求高的TPS,现在一些项目的特点是在跨链或者多链上。面对新技术,我们怎样看待呢?另外NBRE虽然有自进化的能力,一辆列车要分成两辆的话,是不是还有能力去应对这个变化呢?

范学鹏:对于第一个问题,既然知道我们发布了这样的论文,能感觉到研究院很关注一些非常前沿的技术。不但包括友商提出来的技术,同时也非常关注学术界提出的各种新的想法。我们自己也在学术界发表一些论文,去印证自己的想法。星云研究院在业界前沿技术研究方面,是处于前沿的。但是处于前沿不意味着我们必须要用前沿的技术,我们承认跨链也好、分片也好,新的共识也好,仍然是非常前沿的。但是这些前沿的技术用在公链上面,还是存在一些风险的。星云链作为一个给大家直接使用的产品级产品,采取新的技术上面,必然要非常慎重。我们不希望用一个新技术博取眼球,对星云的生态造成伤害。星云研究院对于一些新的技术,像一些加密方式的论证,包括密码方面的多签、环签、零知识证明的技术都在做研究。在不远的未来,有相当一部分会集中在星云链上面。但是星云链永远不是一个为了博得技术先进性而存在的,而是用户至上、社区至上而集成技术的公链。我们不会盲目地说,这个技术可以提高我们的TPS,所以就上这个技术,这件事情是不会发生的,永远是稳定性以及用户诉求为优先。

第二个问题,当用户需要硬分叉的时候,比如社区有一半的人需要这个系统是这样,另外一半人是另外一个样子,当这件事情发生以后分叉会存在,但是两个分叉上面NBRE依然会存在。NBRE的好处是什么呢?当星云链分裂成两个链以后,每一条链的计划速度仍然是保持不变的。每一条链,会产生自己新的诉求,这些新的诉求又会通过NBRE来满足。所以星云链并不是一个只一条链,希望大家只在这条链上存在的项目。

主持人:学鹏讲得比较谦虚,我们之前内部讨论的时候,为什么这么看好NBRE呢?因为NBRE给了我们一个能力,只要市场上有任何先进的技术,我们认为它对星云链的生态有益,通过NBRE可以很快、很低成本集成进来,这是NBRE对星云最大的意义。刚刚学鹏讲了,在学术上我们有很多领先的成就,我们学术研究院的曾博士跟谷歌合作的一篇论文,已经被收录了,这也是我们在技术方面、学术方面往前在推进。

提问:关于Arthur ProposalGAS Proposal,对于星云生态的影响是什么呢?并且现在星云在社区化管理,已经开始实施了,对于星云未来社区化关系的意义是什么呢?

范学鹏:我先说GAS这部分的影响,之所以调整GAS其实是长久以来大家提的事情。我们之前的GAS费非常低,每天调用100万次,才能花掉一个NAS,这样的量是非常低的,低到社区有人用我们的NAS主网开始做一个短域名的服务,试图把互联网上所有的东西都映射上面,因为费用实在太低了。这样的事情长远来看有意义,但是在一定程度上也伤害了其他开发者的权利,因为阻碍了主网以后,其他开发者的提交会比较痛苦。所以我们提高GAS费也是整个社区一直跟我们说的事情,我们认为这次提高GAS费以后,星云链上面更多的流量将是更加有机、健康的。对于DIP来说,因为DIPP将决定社区几乎所有开发者的利益。因为开发的DApp究竟能拿到什么样的奖励,是影响开发者的,同时也会影响到用户。因为对用户来说,究竟怎样才能让我喜欢的DApp拿到更多的奖励。所以DIP是影响了星云链上的开发者和用户。

另外一方面Proposal本身也是需要用户去参与的,因为投票和链上行为相关。我们认为长远来看Proposal是星云链繁荣的一个开始。

提问:现在所有的公链有跟目前传统企业的竞争和合作,如何看待各大公司申请区块链专利,这个地方对于现有的公有链的发展有什么帮助和阻碍?

范学鹏:申请专利对于保护一个公司对于区块链的想法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也在申请专利上做一些事情。对于很多公链或者非公链项目做企业是有必要的,这决定了整个行业能否找到一个合适的应用场景,整个行业如何和实体做结合。但是这样的事情不应该由星云来做,因为星云是一个专注于技术和公链的团队,其实公链应该是一个技术的高地,而不是一个商业或者其他的高度。虽然我们认为这块很重要,但是我们短期之内并不会探索或者花这样的精力,我们会更多关注在技术上面的领先性和技术愿景的实现上。

提问:如果出现一些冲突的话,比如星云搭建了一些模型,跟现有已经被申请专利产生了冲突,会去裁决吗?

范学鹏:这样的冲突长远来看是难免的,但是现阶段对于整个区块链行业来说增量是大于内部摩擦的,如果大家能找到一些增量,即使不是我们找到的增量,对于整个区块链行业、对我们的间接意义也是更大的。所以我们不会去寻求这样的冲突,或者在版图上面排斥行业里面的合作伙伴。当然长远来说,要过五年、十年以后,等整个区块链行业蓬勃发展的时候,也许是不一样的局面。

自治元网络 · 协作的未来

自治元网络,

是星云链最终的演化形态。

它聚焦链上复杂数据和交互,

面向复杂协作关系。

自治元网络的实现将带来

全新的共识激励机制和升级能力,

让每个人从去中心化协作中公平获益。

获取更多信息请访问

官网:nebulas.io

中文博客:blog.nebulas.io

英文博客:medium.com/nebulasio

Github : github.com/nebulasio/go-nebulas

Slack : nebulasio.herokuapp.com

Reddit : reddit.com/r/nebulas/

Twitter : @nebulasio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