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愿景和目标从未改变,全新路线首次披露

自治元网络 · 协作的未来

上周,星云创始人徐义吉(Hitters Xu)当选星云基金会主席后,在星云官方Reddit论坛发起AMA(详情请访问reddit.com/r/nebulas),和社区聊了聊星云在技术、社区建设、市值等方面的计划。本文是该AMA回复的中文版。

AMA原帖:

https://www.reddit.com/r/nebulas/comments/c7aag6/nebulas_ama_with_founder_hitters_xu_ask_your

 

市场表现和社区

回购计划何时结束?

徐义吉:预计在半年内,具体细节以公告为准。

 

对于上美国交易所有什么计划吗?币安不再支持美国用户。我知道三番的办公室已经关闭,你们考虑过联系Coinbase吗?

徐义吉:我们在今年三月和Coinbase有过一次面对面的拜访沟通,对于美国用户的星云币交易我们也非常关注,当前支持美国用户交易的应该有火币美国。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和Coinbase沟通,如果社区有更好的方案,也请和我们沟通,我们会考虑支持。

先感谢一下你对星云的热情。我是一个希望在韩国拓展星云市场的人。然而,当前在韩国很多人都不知道星云。韩国社区的最大愿望是通过大型交易所进行市场拓展。这是因为我们现在必须通过购买BTCETH来辗转购买星云币,然后将其移至交易所。是否有计划直接在韩国交易所(upbit)上市?

徐义吉:我们正在积极地沟通和推动。我们认为一个生态在当地要得到持续的推动和发展,让当地用户能够通过市场买到币是非常必要的一个前提条件。所以我们对当地活跃的社区包括美国、韩国、欧洲等市场的用户需求很关注。

你们早在2017年就说过希望星云链成为CoinMarketCap上排名前20区块链项目。现在这仍旧是一个目标吗?为了到达那个位置,你认为接下来最需要做的是什么?

徐义吉:这仍旧是我们的目标,在我当选基金会主席后这个目标会越来越明确。其中一些重要的步骤和路径包括:

1. 实现星云链的设计愿景,包括对数据的挖掘、对治理的探索和推动。

2. 发现和定义Token经济(token economy)的业务场景,我们希望在Token经济、治理、链上互动的大平台上有创新和突破。

星云是一个中国项目,你难道不认为这个项目目前只在中国取得了成功吗?因为我个人现在看到的是,星云中国社区的增长速度超过了其他地区。

徐义吉:首先我不认为星云仅仅是一个中国项目,虽然我们确实在中国当地有一个团队。我认为区块链项目是全球化的。其次,我也并不认为我们的目标仅仅是在中国市场获得成功,但我们不可回避的现实是中国市场的用户无论从人数还是活跃度上来看,要比全球其他任何市场更加活跃。所以如何服务好、或者说激活这些用户对星云来说很重要。

星云在最近是否有一些合作计划?如果有,你们正在和哪些感兴趣的公司或组织接触?

徐义吉:在这一点上我们并不追求与吸引眼球的大公司的合作,我们追求的合作方是那种可以和我们一起定义和发现区块链世界中新的链上业务模型的合作方。我们也欢迎互联网行业的一些公司,或者是对区块链感兴趣的、对区块链有原生思考的项目。

星云下一步市场战略是什么?(我们相信你,Hitters,继续加油干!)

徐义吉:我们推动自治元网络的发展,推动新的资产范式。

技术和发展方向

在你最新的一个视频采访中,你谈到了区块链开发的瓶颈并不在于社区规模和技术本身,而是在于哲学和理念。我想问,为什么哲学和理念是最重要的?

徐义吉:区块链本身是颠覆式创新,我们要用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思维一样去发现和理解它,去找到新的增量,而不是仅限于在现有的产品中做军备竞赛。无论比特币还是以太坊,这些项目的成功都是因为他们成功定义了一个需求,或者说成功创造了一个更大的市场和可能性。

我们知道,星云的技术致力于价值的发现,星云计划如何通过星云的技术特点来创收和盈利?

徐义吉:公链不会考虑盈利的问题。但我们会基于星云的特点“自治元网络”来推动星云发展。

星云是否仍然会开发跨链的搜索引擎,就像星云最初说的那样?当时因此获得了“区块链谷歌”的称号。

徐义吉:我们会持续推动在区块链数据层面的探索,星云指数(Nebulas Rank)也是一种工具和方法,帮助我们理解区块链。在当前整体的区块链数据(包括应用)还不丰富和完善的前提下,星云会先去推进自治元网络,在此基础上推动价值的发现和连接,也就是全息的数据和多维的关系。

您能否告诉我们您如何看待贡献度证明(PoD)?每个人都能从中获利吗,还是只有高NR的人才能获利?

徐义吉:设计好一个共识对公链来说是一件非常关键和重要的事情。我们今年对PoD还在论证和探讨当中,希望今年可以有一个成熟的PoD方案可以和社区一起讨论。PoD本质的精神是从公链的角度承认贡献,如果是只有高NR的人可以获利,实际违背了当初我们对PoD的设计和思考。高NR只是其中一个因素,我们不排除其它数据维度的思考。所以进一步的信息应该等成熟的PoD方案出来之后才会更为明确。

为什么630日没有发布星云原力绿皮书?根据星云路线图,应该发布了。

徐义吉:绿皮书的一些技术内容和信息已经沉淀在我们的技术文档中,所以当前没有更多内容需要单独呈现在绿皮书中。我们发的所有彩皮书只是目标和目的的规划,不是做好星云本身必须要做的事情。

 

生态应用

星云计划如何让NR在未来为整个区块链服务?同时,星云是否会向这些区块链行业以外的公司或行业提供NR服务?作为其消费者行为和资产价值的衡量指标?

徐义吉:NR的成功首先要在星云链上找到有效的业务场景和有用的数据。NR需要在星云链上有足够多的尝试,未来才能推广到其他链。对于区块链以外的行业去应用NR,我认为目前来说是不现实、不成熟的。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看到NAT应用在Go.nebulas.io上?

徐义吉:NAT是星云在治理上的实践,也是我们孵化的一个实验性的项目。但Go Nebulas是我们既定的一个方向,NAT现在还远没有成熟到在Go Nebulas上面进行实施,未来也不排除我们会用NAS或其他tokenGo Nebulas上进行投票的可能。这一切的出发点来自于我们对治理有效性的思考和关注。

 

团队和Hitters

为什么王冠(Aero Wang)、吴涤(Ruby Wu)等人突然离队?和星云发展方向变化有关系吗?

徐义吉:星云已经成立超过两年了,其中有人离开我认为是很正常的。星云的进一步发展一直在推动中,我也在基金会主席竞选中明确提出了我的主张,请大家可以看具体的竞选主张:

https://nebulas.io/foundation/cn/detail.html?id=1

相关工作也在推进中。其中,我们承诺的星云财务报表将在8月初发布。

钟馥百(Robin,星云联合创始人)会在长假后重返星云吗?

徐义吉:根据我的了解Robin目前在另一个区块链创业项目团队中,我们尊重他的选择,对他为星云作出的贡献也表示感谢。

你们会像EOS那样,也为星云引入一个block one这样的组织机构吗?

徐义吉:当前并没有这样的方案,我们想要推动的是区块链链上原生的创新,Token经济的探索,所以我们推出不可能是一个企业化的组织。 

 

你在星云发展过程中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您认为未来会出现哪些大问题?此外,星云在成为一个成功项目的过程中需要解决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徐义吉:我认为这3个问题应该是一个问题:星云未来的成功是什么?这个成功应该是来自于对于区块链新的认知,和基于这个新的认知上新的模式和范式的突破。因为只有我们发现和定义了被广为人所接受的新范式,星云链作为一个公链本身才会价值最大化。就好像以太坊定义了智能合约,比特币定义了电子现金一样。

你最尴尬的时刻是什么?

徐义吉:这个问题本身就让我觉得很尴尬。哈哈哈。

自治元网络 · 协作的未来

自治元网络,

是星云链最终的演化形态。

它聚焦链上复杂数据和交互,

面向复杂协作关系。

自治元网络的实现将带来

全新的共识激励机制和升级能力,

让每个人从去中心化协作中公平获益。

获取更多信息请访问

官网:nebulas.io

中文博客:blog.nebulas.io

英文博客:medium.com/nebulasio

Github : github.com/nebulasio/go-nebulas

Slack : nebulasio.herokuapp.com

Reddit : reddit.com/r/nebulas/

Twitter : @nebulasio

返回顶部